培德访学记

“外交”十五年,弹指一挥间,亦幻亦真。

——题记

当UA86航班降落在浦东国际机场的那一刻,周围的一切变得真实起来。对我而言,一场跨越十五年的时空之旅仿佛刚刚结束。

2001年的早春,我作为二附中出访英国奥迪中学(Oundle School)的学生代表之一,平生第一次“涉外”。如今,十五年过去了,当年带队的蒋建国、周伟芳二位老师业已退休,而重回二附中的我则无巧不巧地再次加入了对外交流的行列。尽管时过境迁,但是Oundle与Peddie留给我的印象竟是惊人的相似。

Peddie学校位于新泽西州中部的Hightstown,这是一个标准的美国小镇,全镇只有一条商业街,街上的超市、饭馆、邮局、卫生院、消防队、汽车修理厂等基建设施一应俱全,为小镇居民们的基本生活需求提供了保障,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过,小镇的规模毕竟有限,因此相对地,诸如影院之类的辅助设施则被安排在了步行所及的距离之外。如此一来,Peddie的校区周围便形成了一个适宜学生集中精力投入学习的外部环境。因此,与Oundle一样,Peddie所在的Hightstown也可谓是一个“中学镇”。虽然不像Oundle那样获得以小镇来命名的“特权”,不过相对于数百米外的公立Hightstown高中,Peddie仍然是小镇的核心——毕竟它是镇上最主要的雇主。除了在本镇的影响力,两个学校周边的地理环境也颇为相近。地处北安普敦地区的Oundle镇毗邻剑桥地区的交通枢纽Peterborough,无论是前往大都市伦敦,还是拜访学府剑桥,都非常便利。同样地,从Peddie到东北交通线上的普林斯顿火车站也不过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繁华的曼哈顿与宁静的普林斯顿大学也就在咫尺之遥。由于当地交通比较便捷,这些在百公里范围之内的城市与大学为高中的学校活动提供了十分丰富的社会资源和学术支持。从当年在伦敦大剧院观看的音乐剧“猫”,到如今随学生艺术旅行去林肯中心欣赏的交响乐“春之祭”;从当年在宏伟的剑桥大学图书馆顶礼膜拜,到如今在普林斯顿大学与教授畅谈教师发展,无一不是受到这些便利资源的恩泽。从我们在短暂的访学过程中所体验到的环境对于学校的支持就不难发现,适宜的外部条件对于两所学校的蓬勃发展所起到的积极作用。

在我们的印象中,一板一眼的规矩只属于保守的英国人,这也是十天的Oundle生活留给我的主要印象,但是Peddie的社区生活却向我们充分展示了美国人对“规矩”的演绎。抵达Peddie的第一天,我们就被告知,作为Peddie教职员工的一份子,进入校区必须着正装,特别是领带必不可少——尽管我们的访学只是暂时的。虽然在出发前已经考虑到可能有需要穿正装的场合,不过将正装当作日常装束的安排还是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为什么一所中学对于员工的着装要求类似商务企业一般的干练、职业,而不是更加接近于大学般的随性、休闲?但是,踏进校园之后,事先的不解便释然了,因为Peddie的价值观与校园文化决定了它对社区成员在言行举止方面的要求。作为一所以培养社会精英为己任的私立高中,Peddie当然需要从点滴小事做起,将美国精英阶层的行为规则渗透到学生们的日常生活中,潜移默化地影响每一个学生,教师的着装便是这样的一个细节。另一个体现礼仪要求的则是一周两次的家庭式晚餐会(family style)。在Oundle,学生的每一餐都是在宿舍楼的餐厅完成的,在那里,取餐时必须有序排队,就餐时不能大声交谈,舍监则像一个真正的家长那样,监督着每个学生的行为举止。而在Peddie的family style中,学生们同样需要严格遵守餐桌的礼仪:正装出席,在圆桌周围正襟危坐,在本桌老师的指引下有礼貌地进行“餐桌社交”。有意思的是,虽然不仅对教师有着装要求,也规定学生在上学时不能穿牛仔裤,但是Peddie也同时规定了每个周三为学校的“牛仔裤日”,在这一天,所有的学生和老师都可以穿牛仔裤来学校。或许正如平日里彬彬有礼的英国绅士们一旦到了英超的球场就成了狂热的球迷,每周一次在着装和节奏上的放松也是Peddie师生释放生活压力的一种方式。毕竟,虽然进入精英阶层的社交场合需要举止恰当,但是种种繁文缛节的礼仪并不符合人类的天性,这可以看作是美国人对于“张弛之道”的理解吧。

除了外部环境和学生生活之外,作为访学的主要观察对象,Peddie的课堂自然不能不提。与我们印象中的西方课堂一样, Peddie的课堂规模都只在10人左右,而最令人(特别是理科老师)羡慕的,当然是每个教室内铺满三面墙壁的大白板。在这些白板的映衬下,课堂内的讨论氛围显得尤为浓郁,每个学生都有机会随时拿起马克笔,走到白板前,像个真正的演说家那样,在大家面前阐述自己对于某个问题的看法。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大多数以讲座形式推进的课堂中,无论是哪个学科,教师都充分鼓励学生即时表达自己的想法。与学科教学充分结合的口头表达方面的训练,帮助美国教育体系下成长起来的学生们锻炼了他们的口头表达能力,同时也树立起了强大的自信。当我们看着侃侃而谈的美国青少年,腹诽他们的言论为“不明觉厉”的时候,当我们抱怨北美职场针对亚裔的“竹子天花板”的时候,是否应该更加关注这种表达能力自身呢?在Oundle访学期间,我曾经跟随接待我的同学进入他们的课堂,当时的感觉是,除了规模较小,讲座式的课堂组织与我们国内并无二致。然而,经历了多年的国际教育之后,如今再看组织形式类似的Peddie课堂,却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悟。形式,固然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但也只是一个关系到教学理念能否高效落实的辅助因素。小规模的课堂确保了每个学生都能得到教师更多的关注,也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每个学生在课堂上的表现机会,但是只有教师有意识地推动和引导,才能打消学生的顾虑,改变学生“答错丢脸”的思维定式。

谈了这么多两个学校的相似之处,一个自然的问题是:为何大西洋两岸截然不同的英美文化会孕育出如此相似的学校?在我们的印象中,英国人因循守旧,美国人则勇于创新,似乎两个民族的性格注定他们的基础教育从形式到内容都应该有天壤之别。然而,Peddie用事实否定了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那么,Peddie的做法是否仅仅是因为其地处东北,受到地域的局限性影响而导致的呢?在今年最新一期的北美寄宿制高中排行榜上,我们看到,Peddie在去年第14名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攀升到了第11名。由于寄宿制高中多为私立精英学校,这个数据在一定程度上说明,Peddie的办学理念是符合美国高中教育的主流价值观的。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在Peddie看到的不仅仅是对规则的尊崇,对传统的坚持,还有质疑规则的勇气和推陈出新的决心。其实,打破旧有规则的最终目的无非是为了建立新的规则,因此,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类都是生活在名为“规则”的牢笼中的囚徒。只不过,我们必须不断地打破旧的牢笼,才有机会发展、进步。而无论是英国教育培养的规则的维护者,还是美国教育倡导的规则的挑战者,都是为了破旧立新,开创未来。也正因为如此,两国的教育都强调从理解社会,理解规则,到理解人性的过程,只不过,英国教育侧重于理解他人,改良规则,而美国教育则更加倾向于自我表达,质疑规则,但两者共同的目的都是为了培养出能够引领社会向着更适宜生活的方向前进的精英人才。或许,正是不同文化对于卓越教育的共同追求造就了这样的巧合吧。

当然,这一次的访学让我们看到的不仅是值得怀旧的相似,更是美国的高中精英教育的真实形象。曾几何时,我们的初等教育将“全面发展”奉为圭臬,每每提到“好学生”,言必称“德、智、体、美、劳”。随着新世纪的来临,面对国际教育理念的冲击,我们又开始强调个性化发展,将“全面”视为限制学生成长的桎梏。然而,当真正接触到以私立高中为代表西方的精英教育之后,不难发现,“全面”与“个性”并不是针锋相对的敌人,关键在于“度”。这个世界不需要能够指挥马勒第六的百米冠军,也不需要不能与人沟通的自我天才。“全面”,旨在激发触类旁通的灵感;“个性”,重在培育一生无悔的热情。人的一生是漫长的,人的成长也同样漫长。学校教育不应当妄图完成人一生的教育。倘若一个青年在最终走出校园的那一天能够明白“全面”与“个性”各自的重要性,能够理解自己一生的学习才刚刚开始,那么,他就已经学会了学习。这,也正是学校教育真正应当对社会做出的贡献。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教育也是如此。恰当地把握“全面”与“个性”的平衡,或许是值得我们每个人思考的问题。

教育国际化的接力棒已经交到了新一代的手中,担负起传承责任的同时,我们也需要做自己的独立思考:面对国际化浪潮的冲击,闭关锁国固不可取,全盘西化也未必佳,怎样的道路才是适合中国需求的正途?这个问题可能没有答案,但是我们必须去行动,因为无论我们的尝试成功与否,都必将为后人留下有用的经验。

【撰稿:汪键】

Recommend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