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附中读书会

——学生领导力课程系列

10月11日,学生领导力课程系列读书会活动在北205教室进行。

本次读书会的核心主题为“重复”,所依托的文本材料为奥莱尔的微型小说《在柏林》。这篇小说通常从“反战”的角度进行解读,但这次的读书会,同学们在鲁易老师的带领下另辟蹊径,对文中“重复”的含义和内容的深度理解展开了讨论。

《在柏林》一共提到了四项重复,分别是“一、二、三”重复数数,两次“笑”,两次“静”和“那位灰白头发的战时后备役老兵”,而这样的重复不仅仅是起到了强调的意味,文章中的重复还可以突出作者的某一种心理情感。

延伸开去,“重复”也不仅仅是一种写作手法,它更存在于生活之中。一个人的每日作息是重复,历史事件的不断交替重演是重复,植物的由盛致衰再到萌芽也是重复,回忆也是重复。从精神分析的角度看,回忆其实是建立自我意识的过程。以柏拉图三张桌子(理念的、质料的、文学艺术中的)为例,我们也可以说质料是对理念的重复,艺术作品是对理念或质料的重复。

关于“重复”类型,课上同学们还了解到米勒提出的两种重复的形式:柏拉图式重复和尼采式重复。

此外,鲁老师还绘制了一幅以文本为材料的声音分贝图,侧面展现了文章中人物的情感变化曲线,并向同学们提问车厢之中是否会一直寂静下去。最终,大家得出了普遍认同的结论:车厢之中会一直重复老妇人“一、二、三”的数数声。这就分析出了文章中一个很有意思的点——发声和失语之间的张力格局。发声的老妇人是一个精神失常的人,而正常人却都在沉默。一个疯子说的话是直觉性的真话,可由于是疯子所言,此话没用。而正常人反而讲不出话,更没有用。文中“重复”的延续带来的不仅是悲哀感,更是现代派的荒诞感。

而这样的思考角度正是西方思想家福柯带来的。鲁老师进而向大家介绍了福柯在《疯癫与文明》中表达的思想内容,简要勾勒了西方疯癫史的进程:从文艺复兴的美学原则,17、18世纪的道德原则、经济原则,至现今精神卫生中心的医学原则。理性的本质是“排斥”。在讨论中,同学们重新认识了非理性与理性间的关系。

这次的读书会,使大家体会到了“重复”的广义和真理的辩证性,着实令人受益,也让同学们学会了如何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一篇精简的文章。

 【撰稿:2020届1班 徐沁然;审稿:鲁易】

本期读书会学生发言选录——

任璟悦:

我觉得重复有一些隐含的“规则”:

1)必然性。历史往往重演。生活中的“重复”甚至可能形式都不同,但有一定必然性,如若顺其自然,一定会发生。很多事物都是一个循环,每个人只有一生,但不同的人的一生放在一起也是一种循环。

2)无尽性。现实中,时间无尽,重复便无尽。文学或影视作品中,若不让故事结束而是继续发展,就会有无尽的重复,就像电影《一一》中没有继续展开的小男孩的未来。

3)预兆性。每一次重复预兆事情的新的发展,或是直接提起新的事情发生。也许重复象征了一个阶段的结束和新阶段的开始,许多事的达成需要一定数量的重复。(类似于哲学原理中发展的前进性和曲折性,总方向是前进的,但道路曲折)事情在总的进展中会有一些重复,重复未必表示重蹈覆辙或滞后,可能预兆了新的阶段和发展。

 

钱喻晓:

    我们生活中大部分元素,都是在一定时间内不断重复的。而文学作品是否高明就在于,它能不能找到不断重复的元素,加以描绘,让其产生新的意义。比如说,我小学时每天放学后都会路过一家鸡柳摊,老远就能闻到香气。这是现实生活。而如果我在写作时,在我成长的不同时刻不断写到路过这个摊位时的香气,那么这普通的重复就有了关于童年回忆,或者其他新的意义。

找个最近的例子来说,我最近在看福克纳的《喧哗与骚动》。第一章以班杰明,一个“傻子”的视角叙述。现实中这样的人物,势必常常会受到旁人诧异、嫌弃的目光和言语上的冷落。福克纳也特地不断叙述这些嘲讽。翻过一两页,就能看到不同场景下,不同的人叫“我”傻子、白痴,不断重复“这样一个人生在世上真作孽”。因为是意识流,不断转换场景,所以这些言论和反应都十分贴合当时处境,丝毫不突兀。即使几乎从未对“我”本人有过心理描写,但字里行间中都透露着“我”的茫然、呆滞和他人的冷漠。班杰明的形象不知不觉中就在读者心里明了了。

 

何天鸿:

    在美术领域也有使用重复,尤其在一些“视觉误差”的艺术作品中,比如这方面的代表画家埃舍尔,在《楼梯之屋》《天使与魔鬼》等作品中就运用了对同一个小场景的大量重复,以创造出视觉错乱的效果。除此之外,我国名画如《清明上河图》等都运用了重复,体现出场景统一性和宏大感。

 

上期读书会学生发言选录——

徐沁然:

    ……海明威本身是困惑徘徊的,他是一个矛盾体,他想要活出自我,勇敢地坚持一切,可是他没有做到。因此,他的作品包括个人,长期处在一种迷惘徘徊的精神状态里面,这导致了他一生感情的错综复杂和四段婚姻,又或者可以说,是这样的情感经历造就了他迷惘困惑的性格特征,究竟是什么影响了什么,我还不能说清楚,因为没有太多时间去研究。

海明威一直是以硬汉的形象出现的,他是美利坚的精神丰碑,因此他的名声以及老人与海中体现的不可打败的精神是很多人不知道或者忽略了他自杀的结局。但在我看来,他的内心是脆弱的,往往内心已受到打击的人,喜欢表现出自己刚强的一面,也会更加崇拜硬汉精神,因为往往人自己不能得到的东西,他便会更欣赏,这就有了偶像崇拜,是和worship差不多的情感。

之所以有这样的猜测,是因为他的一生贯穿了世界大战,他一直在战地里面,经历了人生的生老病死,看过了战争的残酷,亲身体会到了冰冷和鲜血,这对人的打击是非常强烈的。他开始写以战争为题材的小说,并希望能以一个主持公道的身份出现,可是战争仍在继续,他不能改变太多,因此会让他对自己产生无力感。同时,他人生后期身患疾病,并且曾经被招募为间谍,但没有获得任何情报,这些经历都会改变一个人很多。

这也是为什么他的文章里一直都能让我读出悲哀,哪怕是那种祥和美丽宁静的场景,也会让我觉得所有闪闪发光璀璨的美好都会是稍纵即逝的,可能翻过几页之后,就会迎来新的风暴和恐惧。他试图在文章中营造出通篇的紧张感,他比谁都注重自己整个文章的感情基调,他一直在挑战自我,他试图把自己的硬汉意识强加于每个人物身上,这样强烈的一种附加意识在作家里面是很少见的。这和我的写作风格有一些相似,是要使故事结局就一定有那种辉煌盛大完美的胜利(有点难表达这种一定要很恢弘的结局,所以只能把几个词叠加在一起来表达了),而我很清楚想要这样一种情节作为结局的人,内心是有多么渴望成功,因此,我更能理解海明威深藏在内心的不安和脆弱。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小说以一对年轻夫妇误以为大马林鱼是鲨鱼作为结尾,我觉得这是有深意的。这表明试着原先想要借鲨鱼夸耀Santiago的了不起,先声夺人,却反而被人误会,这样仔细想想,哈希偶爱你个是海明威想表达他的追求和梦想被人误会了又或者是他的付出一直都没有真正得到别人的理解……

总结来说,我认为是海明威获得了诺贝尔奖,并且他的小说都出版了,可能他认为他想要表达的人生价值都已经实现了,他可以安然地离开。因此与其等待生来病死,不如自己掌控人生,辉煌地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和他小说一贯恢弘绚烂的结尾有了一定的联系,这也或许是他选择开枪自杀这样一种惨烈方式自杀的原因。

Recommend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