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课程:语言表达之空间艺术——与中国古典诗歌重逢

2020年9月10日下午,本学年第一次卓越课程起航:曹家欣博士为2022、2023届人文班开设了题为《语言表达之空间艺术——与中国古典诗歌重逢》的短课程。

讲座由一个问题以及它的答案引入:“当今年轻人和社会的冲突体现在哪里?”在于年轻人对个性的追求和社会不包容的矛盾。

针对这个现象,曹老师提出了“表达是否过剩”这一问题。现代词汇、语言、表现方式趋同,地方差异慢慢减小,生活趋于相似。语言、诗歌也渐渐消失,表达渐渐不知所云。曹老师用This is just to say(便条)这一诗歌解释了表达的方法:改变语言形式造成文字空间的改变,从而产生了人为的张力。作为例证,曹老师用改变结构的方式将一篇新闻报道改写成了近似于现代诗歌的表达,体裁的变化实现了整篇报道意味的转移。

对于诗歌的内容,“语言如何判断为有价值、有内容的”成为了接下来的重点。曹老师用张打油的诗作、《诗经》中的《鸡鸣》和《毛诗序》的文字对诗歌的价值做了定义:有价值、有内容的语言就是表达不同维度上真、善、美的文字。而要体会到诗的价值,就需要用文学的心灵感受世界。

接下来是对不同作品的辨析。《红楼梦》中“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王维“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和流行歌曲“还没为你把红豆/熬成缠绵的伤口”都是写红豆,却各有其不同的意味。陆游“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和王维“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两句诗看似都是写人之所见,炼字精巧、对仗工整,但意境却完全不同。陆诗中只有堆砌,其背后的人可以是任何人,没有差异性。其诗也因此没有特殊意境,没有特殊情趣,是“死”的,是“滞”的,只是俗诗而已。王诗有情有景,有生机有凄凉,天地自然、生命气息合为一体,体现出一种天人合一的、充盈的生命状态,是“活”的,是“动”的,是高雅的诗作。如此分析,高下立现。

由此,曹老师提出雅和俗的分别在于人的差异性,而独特的心灵、感知才能造就“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最后,曹老师讲述了学诗的方法。先是《红楼梦》中曹雪芹借林黛玉之口对“好诗”的评判,再是人们评选出的、唐代诗歌的前十名。曹老师认为,近体诗注重“仪式感”,具体体现在其押韵和合辙的特点。学诗的过程中,不仅要有感性的心与心之间的共鸣,还要有理性的“为何打动我心”的追寻。诗心即文心,文心是想象力的体现。要打破书本与现实、理想与现实、意识与潜意识的界限,才能真正学好诗歌。

整堂课行云流水般流畅,“干货”满满。在座同学们无不全神贯注,遨游于古典诗词和人文情怀中,受益匪浅。

【撰稿:沈天琦】

Recommended Posts